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免费论文(OA)下载网站一览

设定控:

因为这部分挺多的,所以更新较慢,各位多关注吧。




一、搜索引擎




Open Access Library


www.oalib.com


即开放存取图书馆,致力于为学术研究者提供全面、及时、优质的免费阅读科技论文。已经存有 994,092 篇免注册,免费使用下载的英文期刊论文。




OATD


http://oatd.org/


目前索引了来自1000家学术机构的超过240万笔论文。




PQDT Open


http://pqdtopen.proquest.com/




OAIster


http://www.oclc.org/home.en.html


密歇根大学开发维护的一个优秀的开放存取搜索引擎,收集了来自536 家学术机构的590万篇文档。




DART-Europe E-theses Portal


http://www.dart-europe.eu/basic-search.php


欧洲学位论文库,现有资源547363笔,来自欧洲28个国家的563所大学,开放获取,检索浏览均可




OA图书馆


http://www.souoa.com/


搜索5000多个Open Access(开放存取)资源,绝大部分文献可免费下载全文。 




DOAJ


http://doaj.org/


DOAJ由瑞典Lund大学图书馆创建和维护,专门OA期刊文献检索系统,但不包括预印本资源。该系统收录期刊的文章都是经过同行评议或严格评审的,质量高,与期刊发行同步,且都能免费下载全文,是做研究的好帮手。




GoOA


http://gooa.las.ac.cn/external/index.jsp


开放获取论文一站式发现平台,服务对象主要为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重点加强对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遴选,制定了规范的开放获取期刊评价原则和方法,实现开放获取期刊和论文的集成、语义检索和统计,并提供针对作者投稿的开放获取期刊推荐(主要是外文文献)。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http://www.las.ac.cn/


中科院的学术搜索工具,非OA,不过标注了【获取全文】的,都能跳转到原网站下载。




RePEc


 http://repec.org/


经济学论文搜索,其EconPapers(http://econpapers.repec.org/)页面有591,440 篇论文 (523,590 可下载) 、 2,123 册期刊中的1,050,528 文章 (984,639 可下载)、 和19,642 书籍 (9,214 可下载) ,还有一些其他资源或者文章,自行探索吧。




台湾eThesys


http://fedetd.mis.nsysu.edu.tw/FED-db/cgi-bin/FED-search/search_s




Ethos


http://ethos.bl.uk/Home.do




万方数据 开放存取网


http://www.paperopen.com/


资源数量:目前共收录OA期刊2345家,其中中文期刊102 家,外文期刊2243 家;论文总数为 521262篇(已经相当时间没有更新了)。




Socolar


http://www.socolar.com/


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公司认为一方面有必要对世界上重要的OA期刊和OA仓贮资源进行全面的收集和整理,另一方面也有必要支持对重要OA期刊和OA仓贮资源进行统一检索,所以启动了Socolar项目,旨在为用户提供OA资源的一站式检索服务(注册登录后会省去一些验证的麻烦,但是很多链接已经失效了)。




二、OA论文储存库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http://www.paper.edu.cn/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办,主要涉及数学、 物理、 天文物理与空间科学 、化学 、 地球科学、农业与生物学、生命科学、健康与医学 、 工程、能源与技术、环境科学 、力学、材料科学、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与商务管理等等,可下载全文PDF。 




PapersWeLove


http://paperswelove.org/


一个有关于计算机学术科学的论文资源库,所有的论文都是有世界各地的优秀学者提交上来了的,该站也是一个论文讨论社区,根据不同的城市来分类,旨在帮助用户找到合适的论文并参与到本地的讨论中去,可以在GitHub网站上找到源码,也可以把自己的论文提交上去。




Questia


https://www.questia.com/


在线研究和论文写作资源,包含书籍、期刊、杂志和报纸文章。内容涉及如历史, 哲学、经济学、政治科学、英语和文学、人类学、 心理学和社会学。 资源总数相当巨大,来自信誉良好的商业和学术出版社的超过78000册在线书籍,900万多份杂志和报纸文章。




arXiv


http://arxiv.org/


一个收集物理学、数学、计算机科学与生物学论文预印本的网站。至2015年3月为止,arXiv.org已收集了超过1,025,646 篇预印本,并以约略每月五千篇的速率增加。




ScienceDirect


http://www.sciencedirect.com/


ScienceDirect是世界上科学研究出版的最大在线收藏。出版商是荷兰的爱思唯尔公司,包含了大约一千一百万篇文章、2500种期刊、6000多册电子图书、参考书、手册。




PMC


http://www.ncbi.nlm.nih.gov/pmc/




PLOS


http://www.plos.org/publications/journals/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http://www.nssd.org/


需要注册,阅读下载皆免费,深夜下载论文似乎有问题。




三、开放期刊




SCIRP


http://www.scirp.org/


开放获取期刊学术出版商。该出版社还出版学术著作和会议记录。SCIRP目前在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有200多种开放获取期刊。书籍、论文、期刊、会议记录开放存取,免费下载。




TandfOnline


http://www.tandfonline.com/


一家理论和科学图书出版商,每年出版540多种期刊和1500多种新书,也是世界最大电子图书出版集团,电子图书出版的数量超过18000册,涵盖和各学科,为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 学者提供了丰富的资料。非OA,但有大量openaccess和freeaccess文献可供大众查询下载。




汉斯国际中文开源期刊网


http://www.hanspub.org/


 聚焦于Open Access中文期刊出版发行, 覆盖以下领域: 数学物理、生命科学、化学材料、地球环境、医药卫生、工程技术、信息通讯、人文社科、经济管理等。目前,汉斯出版社的部分期刊已被世界著名开源期刊数据库DOAJ和知网(CNKI Scholar)等数据库收录。




Ivy出版社




http://www.ivypub.org/Index.shtml


专注于国际中文期刊的出版发行,所有论文均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免费浏览、下载全文。又一个中文开源期刊网站,值得推荐,相关行业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这部分实在太多,各位可以移步:


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开放获取期刊集成检索试用系统】


http://oairs.nstl.gov.cn:8080/NSTL_OAJ/


有相当清晰的分类,可检索不同类型的期刊,同样也推荐


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http://www.nstl.gov.cn/


个人认为是非常好的文献搜索工具(需要注册),全文搜索、引文搜索功能非常强大,不过勾选过多选项后加载速度较慢,但大部分文章下载需付费。




四、其他(这部分并非官方开放下载)




全国图书馆参考咨询联盟


http://www.ucdrs.superlib.net/


注册登录后,搜索关键词,就能查找相应的论文、报纸等资源,选择邮箱接受全文,即可免费获得电子版资源(caj格式),不过要注意的是,尽量选择在平常工作时间请求全文,深夜请求的话,只能等到白天才有回复了(似乎是人工服务,耐心等待吧)。




学术猫


http://www.scimao.com/


中外论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图),提供由百度支持的全文搜索,一直没有开放注册,想投稿论文可以先加入他们的QQ群。

雾中桥:

站在原著设定上,我个人最喜欢的对于伞修的解读
可能不能算作“同人文里的”,但真的很喜欢
理智与感情的纠缠,回忆与现实的连接

老相册:

这一抹彩色,属于kodakchrome

年代不详,Joel Meyerowitz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授权翻译】只对他有感觉

tiger严肃脸:

CP:科学组无差


作者:StardustDragon


原文题目:Not Men, Just Him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5948 (授权可见原文评论)


作者的文章简介:


一切都是从朋友间的仪式开始,但是它渐渐地变成了更特别的东西。


文章前后时间跨度大约三十五年或者更长。


【角色死亡预警,探鹰提及】


------------------------------------




这个故事和其他的那些故事不一样,那种主人公们第一次接吻,接着他们就忽然滚到了床上的故事。不,这个故事要复杂得多。一切要从他们的友情开始说起。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布鲁斯就知道他和托尼会成为好朋友。虽然他看不见他们之间潜在的可能,他以为队伍会在后面那些事情发生之前就把他踢出去,但是他和托尼握了手。当托尼盛赞了他的研究……进而又称赞了他能变成绿色大家伙的时候,他知道他们之间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们的第一个吻很随意,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那种。那一次是在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他们终于破解了一个密码,笑得很开心。托尼从布鲁斯后面站起身,胳膊搭在布鲁斯的肩膀上。后者并没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直接转过头,两人的笑声一下子停住了。但是更加柔和的微笑留在脸上。然后他们靠近,嘴唇贴在一起,就是这样。


 


亲吻成了他们之间的日常。代表着“你好”和“再见”,还有“干得漂亮”和“哟,这个有意思”。这是他们两人独有的仪式。或许这有点gaygay的,可是毕竟他们俩都是直的,而且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队伍里的其他人没有质疑这一点,尽管第一次他们看见的时候吓了一跳。克林特从房梁上掉了下来,索尔的锤子掉下来砸了自己的脚,史蒂夫老脸通红,当然娜塔莎只是挑了挑眉毛。


 


这一年的某个时候,他们开始睡在一张床上。这只是为了能够有效地防止对方做噩梦,因为他们在睡梦中会下意识地抱住对方。


 


又过了两年,有些事情不一样了。托尼把布鲁斯关在门外整整九天,九个日夜,对他们彼此来说都很难熬,但是托尼明白最后的结果是值得的。当他终于允许布鲁斯覆盖进门程序的时候,托尼拿出了一个包好的黑色盒子,上面系着紫色的蝴蝶结。他看起来累坏了,但是当他解释之后,布鲁斯脸上的笑容让他觉得自己每一秒钟的努力都值得。那天是布鲁斯的生日,虽然他自己都忘了,而托尼的礼物?是一个在他变成浩克的时候能伸展的弹力裤。布鲁斯笑了,说他很喜欢这个,然后靠近并吻了托尼。有什么小小的火星出现了,托尼倒吸了一口气。布鲁斯手中的盒子掉到了地上,然后,哇哦,他们在轻柔的吻中交换着笑与空气。“你感受到了吗?”“对啊,你呢?”“我也是。”


 


对于队员们来说,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但是当他们看到两个人十指交握着来吃早饭时,他们都露出了微笑。


 


很长一段时间中,他们都没有做爱。这个,你知道的,对于托尼来说是个大事。但是他们合作得太好了,以至于他没时间去想这些别的。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布鲁斯吓得不行,担心他会变成浩克。或许浩克知道布鲁斯多么爱托尼,所以他并没有出现,只有在布鲁斯高潮的时候他的眼睛闪过一丝绿光。事后,他们躺在一起,抱着对方沉沉睡去。


 


在他们成为朋友的第六年,也是在一起的第三年的时候,布鲁斯求婚了。托尼答应了,他当然会答应。他们的结婚地点就在自家后院,朋友们一起见证了婚礼。虽然走漏了一点风声,但是这听起来有点太离谱了,所以也没人相信。他们一直带着戒指,是样式简单的金环,内侧刻有对方的名字。他们从未对媒体提到过二人的关系,婚后也一直延续了这个习惯。


 


在他们相遇的第二十年,托尼遭遇了车祸。当时他在去接布鲁斯的路上,另一辆车突然猛地转向。托尼猛打了一把方向盘,把他的福特野马撞向另一辆车,以防它撞到布鲁斯。布鲁斯扔下包冲向了那一堆变形的金属。他太害怕了以至于都没法感到愤怒,他按下了手机上的紧急按钮,贾维斯叫了救护车。布鲁斯把车门扯开了,这得感谢那个大家伙。他抓着托尼的手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他现在还不能死,他们头发还没有白,还有很多事没有做。托尼只是忍着痛苦笑着,说他自己会没事的。


 


最终,托尼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元气大伤。他在床上躺了几个星期,胳膊因为保护自己而骨折了,但是布鲁斯很庆幸他活下来了。


 


他们现在已经老了,头发花白,回首他们在初代复仇者联盟的岁月,那是一段充满了激情和,是啊,偶尔也悲伤的日子,但是他们都认为那是一段好时光。正是因为复仇者计划他们相遇了,仅仅是这一点就使它成为了美好的回忆。布鲁斯几乎不会再变成浩克了,不过有时候他也会让另一个家伙出来玩一会。因为他会变得焦躁,在布鲁斯的头脑里搞事,直到布鲁斯做出让步。


 


托尼是那个先走的人。说实话,这并不令人惊讶。他在几年前就得了癌症,一天晚上,布鲁斯终于妥协了。托尼之前就求过他,但是医生们也在尽力救治,布鲁斯还是给了他药。他抓着托尼的手吻着他,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他们假装托尼只是要睡一小觉,就像他累的时候经常会睡一小会儿。布鲁斯哭了。另一个家伙也很悲痛——浩克喜欢小铁皮人。


 


克林特曾经在他自己和寇森的婚礼上看到布鲁斯对着房间另一头的托尼微笑,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年,克林特问他:“所以,你喜欢男人?”


 


“不是男人,”布鲁斯看到托尼敲了敲自己的反应堆。他转过头,笑着对克林特说,“只是他而已。”




----------------------------------------




翻译注:


这篇用词很简练,我翻得焦头烂额很多地方也没翻好,我可能学的是假英语吧。要了授权快一个月了才翻完,非常对不起作者大大。个人最喜欢的就是“Not Men, Just Him”这个题目,那种“我不是对所有男人都动心,我只喜欢他一个”的感觉,可是真的翻不出来QAQ。


最后祝大家




[翻译][科学组]用于测量反向配对状态诱导下的构型转变的生物测定工具【过渡章】

JeanTse:



今天的过渡章有高能!!女x男不喜误入!!




一如既往的神展开迭起。


Stark, A.E., Banner, R. Bruce. 用于测量反向配对状态诱导下的构型转变的生物测定工具[J]. 国际放射生物学杂志, 2013, 89(9): 43-85


原文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8431


作者:thingswithwings


译者预警:



  1. 严格说来是TonyxBruce/Hulk 3p= =。雷Hulk参与者慎入。


  2. Tony和Pepper始终保持开放式关系,洁癖慎入。



====


外链1在SY: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4650-1-1.html


外链2在为知笔记(免注册):


http://665e4483.wiz02.com/share/s/1CnAi30C1kD724i0i60v-gtq1o7l0A2lKQgg2f8zRT3TxVxG


【更新都在首楼标为Hulk绿】

【翻译】【科学组】No Force in the Universe Can Stop Me【完】

JeanTse:

【科学组无差】宇宙中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我


作者:notbeloved07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4253?view_full_work=true


SY链接: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5900-1-1.html


=======


第9章:不能丢下我家笨蛋


“搞什么鬼?你个笨蛋!”Tony朝着Bruce跳车的背影拼命喊道,“Happy,停车。”


“可是Tony——”


“马上停车!”悍马尖叫着停住了。Tony隐约能瞥见Bruce已经开始变身,但他没有时间细看。


“Tony——”Pepper试着开口。


“Pepper,把你手机给我。”Pepper赶紧递了过去,他举起手机直视摄像头,“JARVIS,帮我录下来。”


“先生,录像开始。”


Tony开始口述,气也不喘连珠炮似的说道:“我名叫Anthony E. Stark。今天是2009年11月14日。Obadiah Stane去年伪造了我的死亡把我囚禁在Fort Lannister。我要修改遗嘱,我宣布一旦我死亡将由Virginia Potts作为我的继任者担任斯塔克工业的CEO。我身边没有律师,不过Obadiah Stane目前在追杀我所以我必须更改遗嘱。”


在他讲述时,远处渐渐传来爆炸声,而他只是提高了音量将其盖过。这不是Tony所担心的部分,他知道Hulk能轻松应付常规无人机,哪怕是最先进的也没问题。刚完成口述,Tony就打开了车门。


“你干什么,Tony?”Pepper喊道,“我们得赶紧离开!”


“我不会扔下那个笨蛋一个人逃走,”Tony说道,“Happy,带Pepper——”


“那我也不会扔下我家的笨蛋!”Pepper打断了他。


正在此时,Hulk跳了起来,一个冲锋撞上了一架飞机的机翼,把它砸落在地。飞机一直滚到距离Tony所在地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才停下。


Tony看了看损坏的飞机,又看了看Pepper,最后看向Hulk,后者正边跳边把剩下的几架无人机砸落。这时Hulk留意到了Tony的视线,他转身朝他咆哮,但并未靠近。相反,他不用回头却及时跳了起来,用自己宽广的后背挡住了瞄准Tony的炮弹,随后转身把投弹的飞机给拍了下来。


看来他已经控制了这片区域,但Tony明白一旦Hulkbusters出场,他会需要帮助。Tony转身看向Pepper。


“我需要你们帮个忙,”Tony在爆炸声中朝她喊道,“这里的大部分武器我都有后门,但我们手头设备不够,连不上卫星,所以我需要你们找一座无线信号塔。沿着这条路开,大概18公里外就有一座。找到它,打开工具箱,然后听我指挥。好吗?”


Pepper点点头,按了按他的肩膀,放他离开。


Tony关上车门,看着悍马开走,转身朝着飞机残骸跑去。坠落的冲击使得飞机几乎断裂成了两截,不过谢天谢地,Ku波段卫星通讯处理器看上去仍完好无损。


他刚要把这些设备搬出飞机,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他吓得一跳,忙不迭转身,只见Hulk的视线在他和悍马车之间转来转去。


飞机在Hulk身后重新集结,但他却毫不在意,反而抬起手来,伸出一根巨大的手指遥遥指向Tony。


“弱。”Hulk咆哮道。哇,Tony居然一直都不知道他还会说话。


“蠢。”Hulk补充道,同时刻意地瞅了瞅逐渐远去的悍马。


“大家都这么说,”Tony得意洋洋地笑道,转身继续去拆飞机上的卫星电话,“直到他们见识了我的电子魔法。现在你赶紧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吧。”说着Tony还朝他挥了挥手以示强调,甚至根本没有回头看Hulk的反应。


Hulk再次咆哮,但这时飞机已经开始了第二轮进攻,他只得返回了战场。


Tony沉浸在处理器的破解之中,置噪音、爆炸以及11月清冷的空气于无物。


*~*~*~*~*~*


“所以,不介意告诉我一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吧?”Happy问着Pepper,视线并未离开路面。他已将悍马的最高时速保持了整整十分钟,直到此刻两人才刚脱离战斗和爆炸区域。


“Jared变成了Hulk,Tony不忍心抛下他,”Pepper用她那等着咱们秋后算帐的口吻回答道。


“好吧,那我们为什么要去找信号塔?”


“Tony说他需要我们帮他连上后门。我觉得应该是指通过卫星连接。”


Happy松开了油门。


“怎么了?”Pepper问道。


“军事卫星在无人机的通信上用的是Ku波段——也就是10到18千兆赫。”


Pepper睁大了双眼:“……而信号塔的广播都不超过30兆赫。”


Happy点头:“所以信号塔根本不可能装备高于100兆赫广播的硬件。”


“被他耍了。混蛋!”Pepper咒骂道,Happy随即掉转车头。Pepper从Happy的口袋里掏出他的电话,想打给Tony搞清楚状况,铃声却在她将将要拨号时响了起来。Pepper接通,只听得一个声音说道:


“我是Coulson探员,来自Strategic——”


“我们现在抽不开身,有什么急事吗?”


“关于Tony Stark和Hulk。”


*~*~*~*~*~*


用手机黑卫星的过程永远是那么乏善可陈。就算这只手机是Stark出品,就算你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AI辅助。事实上JARVIS的任务是应付Stane,确保当Tony与卫星直连时不会被他发现。在经历了心跳加速的十五分钟以及四波无人机之后,他终于突破了进去。


“现在我拥有了一个舰队,”Tony笑道,向所有飞机发出了卸载武器并开始爬升的指令。


Tony抬头,看见Hulk跳起来还想继续追击,直到飞机都安全地离开了他的射程,这才困惑地回头望向Tony。


“抱歉,伙计,我不能让你把它们都毁了,”Tony一边朝他喊道,一边命令飞机在两人的头顶盘旋。


“SMASH!”Hulk吼道。


“不行,”Tony说道,“我打算用它们——”


Hulk突然定住,他竖起耳朵凝神倾听,于是Tony也跟着住嘴。忽然他猛得转身瞪着Tony。


“别跟来。”说着他已经冲了出去。


Hulkbuster终于登场。它们先是瞄准了Tony,但当Hulk开始奔跑,它们便一个急转弯,几乎瞬间就转向了Hulk,在他试图击落时利用射击打断他的动作。它们能根据以往录制的数据预测他的行动,也能向他学习,跟他同步移动,甚至能识别出他受伤的位置和受伤的程度。它们以完美的精准度击中他最脆弱的部位。这还是Tony第一次在实际行动中见识到这场残酷而壮观的工程运作,如此骇人。


Tony试图检索Hulkbusters接收或发射的信号,却惊讶地一无所获——飞行物来自于这间军事基地,内有人类飞行员直接操作本地脚本。黑客将无从下手。


Tony转而研究起Hulkbusters的最大弱点:它们的唯一设计目标就只有Hulk。定制之下它们能预测Hulk的行动,但如果Hulk多了一位恰好能操纵十多架无人机的盟友,它们将无所适从。


Tony就能操纵这些无人机。大学时代与Rhodey一起玩飞行模拟游戏的那些夜晚和周末并非虚度光阴,而是化作了此刻的技巧,帮助他灵活地调动飞机朝Hulkbusters射击,甚至在必要时直接撞上去。当他将两架Hulkbusters击毁在地而其中的驾驶员未能及时脱离时,他也曾有过那么一瞬间的迷惘,不知道该不该为对手鲜活的生命感到内疚。但他还来不及酝酿出什么情绪,其余的Hulkbusters就已展开了新的攻击,同时有另一批也抵达了现场。Hulk几乎已站不住脚,他的吼声充满伤痛,但他仍坚持以一种狂热的气势奋战。


很长一段时间内,Tony屏蔽了所有外界干扰,他敏锐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Hulkbusters上,分析着它们的弱点和动作,以至于完全未能察觉到异样,直到属于他的无人机陆续丧失了正确响应。一开始还比较微妙——他让一架飞机俯冲结果另一架做出了动作——但很快所有的飞机都偏离了航线。


正是在此时,Tony抬头观察四周然后发现了它们:Prowlers【注】。军队肯定是意识到了现场有人在操纵无人机,于是进行了信号干扰并开始搜索黑客的位置。他们转眼间就找到了Tony,并立刻展开了攻击。



【译注:Prowlers=一种双引擎、中单翼的舰载机,专门担任电子作战任务】



Tony顶着对方的火线跑向一架飞机残骸,躲在了后面。但这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掩护。所以哪怕这些Prowlers只装备了轻型火力,子弹的动量也足以令他被身前的机体撞得生痛而眩晕。因此,当他见到一架Prowlers直直撞上了另一架,不禁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随后他只觉得眼前一歪,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Tony醒来后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身体内外同时将他淹没的巨大痛楚;第二件事则是自己正躺在某间闻起来像是无菌设施内的什么病床上。


“Tony,”一个女声哭着喊道。Tony睁开眼,双眼渐渐聚焦。他看见Pepper正俯视着自己。她看起来一如往日般完美,唯独双眼通红,目光中满是担忧。


他试图想出些机智的话题安抚她,但恰在此时却瞟见了她背后的玻璃墙外那些来回巡逻的蒙面持枪男子,顿时停了下来。


记忆霎那间涌入他的脑海。他们败给了某军事基地,然后现在他们位于一间军事设施之内。


“Hulk,”他喃喃道。他们有没有抓住Hulk?他还活着吗?它们会怎么处置他?


Tony嗖地坐起,一把拔下胳膊上的针头就要下床。


“哇,Tony,”结果却被Pepper温柔却不失坚定的双手给推了回去。


“不,”Tony抗议道,“你不懂。他们找他已经找了很多年,他们会——”


“我们不是军人,Stark先生。”一个声音响起。Tony越过Pepper肩头看去,只见一名西装男走了进来。他看起来疲惫又无聊,还有点奇怪的眼熟。不过Tony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如果我们对Hulk的兴趣是源自你脑补的任何一项邪恶的原因,”男人继续说道,“我们都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得到他,而不用赶在交火时和联邦军方谈判。”


Tony瞪着他。


“Coulson探员。”男人伸出一只手,做起了自我介绍,“来自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Tony低头瞅着Coulson的手,却没握上去。相反,他再次抬头看了看Coulson,然后看向Pepper。


“JARVIS检查过他们的数据库,确实好几次都是他们帮他躲过了军队的追捕。”


“我都不知道。”Coulson说着,挑起一侧眉毛。


“他们看来是在帮我们,至少暂时是。”Pepper继续说道。


“他在哪儿?”Tony问道。


“大厅的尽头,”Coulson回答道,朝Hulk房间的位置象征性地侧了侧头,“创伤病房。”


Tony又开始挣扎着要下床了。


“他还在睡,”Coulson制止了他,“你也应该再睡会儿。”


“他是不是——”


“他没事。这一天多来他都没事。对了,现在是11月17日上午3点27分,你应该会想知道。”


“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在中国时我们就一直远远地观察着他,”Coulson娓娓道来。Tony顿时紧张起来,但却没有打断他,“然后在Potts女士派专机接他回美国之后失去了目标。后来我们花了不少功夫查明真相,赶到现场时军方刚好派出了Prowlers。简直千钧一发——我们找到你时你只剩一口气了。”


“Stane呢?”Tony问道。


Coulson闻言低下了头:“我们不清楚。上一秒还从他的住处传出信号,下一秒房间就爆炸了。我们没能从现场找到他的皮肤或毛发,不过找人我们最拿手,我敢保证他迟早会露出马脚 。”


Tony花了好一会儿消化这些信息。


“我欠你们多少?”他问道。


Coulson笑了:“Fury指挥官上午会过来——天亮以后的上午。他应该是想亲自和你谈谈。”


*~*~*~*~*~*


Bruce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天空母舰。但尽管SHIELD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军事机构,他家大部分探员却都拥有军事素养,Bruce可无法忽视围绕在自己周围时刻保持警惕的武装观察员。训练有素的探员都深藏不露,但多年逃亡生涯早已让Bruce学会了鉴别他们的诀窍。


而且在亲眼确认Tony平安无事之前,他也不会走。他在能起身之后立刻就去探望过Tony,在那儿默默地看着Tony昏睡不醒,听Pepper向他解释来龙去脉。


“但他为什么要留下来?”Bruce不解风情地问道,“我告诉过他我能应付得了Hulkbusters。”


“你也昏迷了两天。我们赶到时Hulk已经晕过去了。”Pepper提醒他,两人肩并肩站在Tony床前注视着他平缓的呼吸。


“他应该先离开然后再找支援。”


“支援不一定能及时。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赶到时你们都已经晕过去了,那还是在有Tony作为支援对付无人机的情况下。”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已经逃出来了。我和他几乎都还不认识。”


Pepper转身面对Bruce。感觉到她的动作Bruce也转过身,只见她挑起一侧眉毛。就这样吧,他心想。在过去的两周内他们都已闯过刀山火海。


“他就是个笨蛋。”Bruce大声说出口。


“我们都是。”Pepper回答道。


*~*~*~*~*~*


这天早晨晚些时候,Bruce醒来后又跑去看Tony,结果却不得不在门外等Tony和SHIELD的指挥官开完会。过了大概15分钟,指挥官踏出门外,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恼火。


Tony见Bruce偷偷往门里瞟,不由得笑了起来。


“会议顺利吗?”Bruce问道,不请自入。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Tony大笑,“没错,我觉得我刚刚是收到了某支秘密超级男生乐队的邀请。”


“是吗。”Bruce有些尴尬地把重心换了只脚。


“你也应该加入——我得问问Fury有关双体问题的解决方案。”


双体问题?Bruce茫然。双体问题指的是科学家夫妻努力迁就对方的职业选择时有可能遭遇的困境,总之属于Bruce再没可能遭遇的问题。那么Tony的意思是?除非……



【译注:双体问题=伴侣双方如果都是学者,则很可能无法在相同或相邻近的研究机构内同时找到工作。要么有一方得放弃科研,要么会因异地分居而影响感情。】



“我们存在双体问题。”Bruce说道。


Tony失望地扭头看向旁边:“看来你是真打算继续失踪。”


“我不能留在纽约,”Bruce说道。他没提自己有多想留下来,有多怀念拥有一位能从智力和情感双方面与自己沟通的人,有多渴望找到一个敢于面对Hulk而不会被吓跑的人。


这些他都没提,相反却说道:“这不安全。”


“Huber已经被我们除掉,Stane也销声匿迹了。更巧的是Fury差不多算是在请我帮忙对付Ross。我一回斯塔克工业就会发动全部资源,他甚至都发现不了是谁在搞他。”


Bruce笑了:“听起来好可怕。不过我所谓的‘不安全’指的其实是‘对其他所有人不安全’。”


“那贵阳就安全了?还是在你心里有某种人口阈值?四百万安全八百万就不安全?界限在哪儿?”


“这不是——先等等,你为了反驳我还专门去查了人口?”


“Fury唠叨什么英雄什么玩意儿的时候不是正好做这个么?”Tony耸肩,挥了挥手中的移动电话,“不管怎么说,粒子加速器我没开玩笑,你懂的。”Tony说道,双目神采奕奕。


Bruce叹了口气。“你还有很多事要操心。媒体肯定会对你的再次涅磐经历趋之若鹜,更不用提你想重新入主斯塔克工业的法律纠纷。对了,说到这个,斯塔克工业会面临失去CEO加上再次退出军火行业的双重打击。假设你确实还打算退出军火行业。”


“当然打算了,”Tony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即他的表情软化了下来,“不过没错,你恐怕是对的。”


“我不想在你应付媒体的时候掺和进去。民众会怀疑的。对了,还有,你也需要时间和家人相处。Pepper和Happy这一年多一直都很想念你。”


“你打算去哪儿?”Tony问道。


“随便哪儿,”Bruce耸了耸肩,“总有些小山村会愿意雇佣能同时教数学、物理、化学的英语老师的。”


“不过在局面稳定之后你还是会回来看我的吧?差不多等到年底媒体的炒作就会冷却下来。到时后我也会准备好一切你喜欢的新玩具。你可以在Stark大厦独占一层楼,或者我们可以到新泽西找个靠近粒子加速器的地方——”


“方便我造访,对吧?”Bruce赶紧打断了他,免得Tony的承诺越跑越偏。因为说真的,在共同经历了这短短两周的各种跌宕起伏之后,倘若就这么任凭Tony继续提出同居请求,Bruce很可能会直接点头。而那将成为一场灾难。


“对,造访。所以,这是代表同意吗?新年钟声【注】如何?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我都能接到你。”



【译注:纽约时代广场的新年钟声倒数】



Bruce笑了起来:“就是约会嘛。”


=====


END

【翻译】【科学组】线性规划(Linear Optimisation)【短篇一发完】

JeanTse:

腰痛得要死。连沙发都不能坐。只能平躺除了看片啥也不能做……已经没什么能治愈我了………………贴昨天居然白天没疼时做完的翻译。


======


Linear Optimisation / 线性规划


作者:notbeloved07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254


Summary:


消磨时光、事后温存、以及天马行空的地球征服计划。


作者Notes:


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写出了本文的大体脉络,但感觉太暗黑了。最近我又看到一个要求暗黑Tony的脑洞,希望他活力四射、冲动浮夸且鲁莽不羁,于是想起来这篇很吻合,就决定在精修之后贴出来了。


============


对于爬上Tony的床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Bruce曾有过各种设想,但拥抱绝不属于其中之一。Bruce自己就是个热爱肢体接触的人,所以当Tony第一次亲吻他,他脑中瞬间便凑出了Echo 12计划,只为让Tony接受自己对事后温存的种种念想。不过事实证明,想太多纯属浪费。当他从高潮中平复下来,Tony正伸长了四肢紧紧地圈住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中。


“你好棒,”Tony呢喃道,手指从Bruce的发根梳过,“我要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Bruce笑道:“用不着这么恭维我,Tony。”


Bruce能感觉到Tony噘起了嘴唇:“实话实说而已。”


Bruce轻笑,扭头在Tony的鼻尖印下一吻。


“你应该留下来,”Tony继续道,“不要撒丫子跑去也门。你在这儿的用处绝对更大。”


“比如呢?给你暖床?”


Tony翻了个白眼。


Bruce忍俊不禁:“对,我知道。石油顶峰【注】、清洁能源,所有这些。但我们已经把方舟反应堆技术完善到了在经济上可行的程度,其余的交给市场就好。我在这儿还有什么用?”



【译注:1953年,美国地质学家哈伯特预言,美国石油生產速率将于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左右达到顶峰,达到了顶峰之后就会一直下降。这种情形叫做哈伯特顶点(Hubbert's peak)或石油顶峰、油峰(Peak Oil)。石油頂峰的概念並不等同於石油枯竭。石油頂峰意指石油出產率(每年生產桶數)達到最高點,石油枯竭意指石油蘊藏量與供應下滑的現象。】



“你在说笑?我们能提供可行的疟疾和艾滋病疗法;开展全民医疗保健工作;结束全球饥荒;改变社会结构让每个人都能获得良好而严肃的教育;也有望终结家庭暴力。”


“所有这些……你打算怎么实现?”


“是我们。我看了你的笔记。我知道你一直在进行疟疾和艾滋病的疗法开发工作。”


“基因疗法的实时计算?那些只不过是怕自己手生,算着玩而已。非要我说的话,纯属异想天开。你不会真觉得我们能实现其中任何一项吧?”


不过Tony却一言不发,这让Bruce不由得皱起双眉:“你是认真的。你要怎么做?法律障碍、大众对一切涉及到胚胎干细胞或基因替代疗法的恐慌、动物实验阶段……”


“好吧,很高兴你问了。首先,因为油价已经渐渐成为人类的紧箍咒,我们只要推出廉价而高效的清洁能源就会立刻被国家当成救星。”


“大众并不是总能看清什么对自己有益。”


“显然。化石燃料工业会妄图抹黑,那么我就拥有了一大优势——我从会说话开始就一直在跟媒体对战。结果他们会关门大吉,而我将拥有前所未有的财富。所以这甚至都称不上是一场竞争。”


“下一步,”Tony继续道,“是我们不动神色地收购所有干细胞研究专利。应该不会很难——眼下我就能做到。”


“干细胞研究的主要障碍并不是专利。”


“这就轮到SI律师团出手了。我们将推动干细胞研究的全面合法化。鉴于大部分国会议员其实都是靠我养着,好吧,可能只需要几天就成。”


“唔,”Bruce皱眉,“美国的敏感话题。公然修改法律会有损你的形象。把操作转移到海外可能更容易。有了清洁能源这一大块,欧洲大部分地区同样会把你当作英雄。瑞典的医学研究法规相当宽松。当然,虽然伊朗也差不多,但我敢打赌所有石油国家到时候都会恨死你。”


“好思路。就是瑞典了。”


“当然你还是得对法律进行一些微调。我记得他们给人类胚胎试验设置了15天的期限。”


“那都不算事儿。瑞典的政客也是人,和其他国家没什么不同。所以我们一旦把这些都安排好,你就能铺开对疟疾和艾滋病的治疗了。”


“如果只能在瑞典工作,那得花上好多年。”


Tony翻了个白眼:“你认真的?又不是你一个人孤军奋战。为了争取和我们一起从事尖端研究的机会,哪怕免费我都能网罗到大批顶尖研究员。不过我没这么无耻。我会给他们提供目前双倍的薪水。”


“这么一来我应该能在1年内开发出经济上可行的疟疾疗法,艾滋病不超过3年。”


“完美。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那其他的呢?全球饥荒?教育?”


“好吧,那些要花的功夫可能会多点。不过你的笔记里并不只有艾滋病和疟疾,对吧?”


“Tony,其他的我确实没想过要实施。”


“行,你刚才说是异想天开?那至少你想过。我一直都在跟你强调你只需要提出想法就好。现在看看你都写了些什么——富含维生素的抗涝作物?廉价而易操作的净水系统?抗癌疫苗?”


“最后一项纯属幻想。”


“你都已经完全理解了机制——剩下的只有计算而已。”


“远超我们技术极限的计算——”


“目前当然是极限。不过我们拥有世界一流的研究者和无限的资源,而且到那时我们已经让瑞典的经济翻番,他们不会蠢到妄图以政治或法律为借口封锁我们的试验渠道。”


“如果我们真发布了那些东西那全世界人民都会想移民过去的。”


“没错,他们的传统就是欢迎移民。不过我们一旦开始在瑞典的医院免费发放抗癌疫苗之类的药物,估计他们就不得不改变政策了。”


“你会让世界其他地区同样拥有这些成果的,不是吗?”


Tony耸肩:“最终的必然。我记得药物专利在那边只能保护8到9年?不过我也不是不能修改专利法,如果——”


“我不认为有那样的必要。”


“也是,那样反倒可能会拖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后腿。或者,也不一定。我是指,如果它能提高我们的影响力,而我们又确实是在做有益于世界的事……”


“怎么对付饥荒?Tony。”Bruce打岔道,试图拉回他跑偏的思路,“饥荒可没法药到病除。”


“抗涝且营养丰富的农作物能起到一些作用。”


“总供应量从来都不成问题。食物一直都是够的——”


“其余就只是资源分配的问题了,可以归结为线性规划【注】。”



【译注:二战期间为了解决人力、军费、粮食、资源等的计划和配置问题而逐渐形成的一门数学分支学科,后来进一步发展成为运筹学】



“没错,只要你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Bruce,到时候我们已经同时控制了能源和制药两大行业,并且一直都在向全球大多数政府的高级官员支付咨询费。我们还买断了媒体。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们不具备解决像是线性规划之类的问题的资源呢?


Bruce翻了个身,和Tony面对面:“正解。那么我猜测教育也是能普及化的,只要你足够有钱。现在的网络讲座已经几乎都免费了。瓶颈在于阅卷和反馈。不过只要你能建立完善的系统并实施合理的激励制度,将会有足够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乐于进行有偿阅卷。”


“正是如此。某些地区的大学毕业生失业率已经达到了顶峰,所以凭借我在薪酬上获得的人才资本指数,以及到时候砸进去的钱,我们的教育系统只需要花费几天时间编程,然后再有几个月的时间打开市场……”


“就算你收买了所有瑞典人,其他政府也不会乐意你拥有那么高的影响力。”Bruce反对道。


“是我们。”Tony纠正道。


“他们会把我们包装成渴望权势的自大狂之类,然后派军队进攻。”


“要么帮你把那个护盾做出来?”Tony问道。


“什么?”


“你的那个电磁护盾,造来……我不知道,防止Hulk伤害平民或者你脑子里的什么其他搞笑的念头。”


“我都不知道你知道了。”


“我不喜欢你为了对抗自己而造武器。不过如果你能用它来保护自己或者保护我们,这样的话,好吧。我的想法是,把它接到方舟反应堆上,只要经过适当放大,应该能覆盖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空间。就让那些军队放马过来吧。”


“护盾是给Hulk准备的。”


“他可比大多数常规武器都厉害得多。”


“那如果他们用核武器呢?”


“他们会用核武器对付平民?”


Bruce看了Tony一眼,准确地表达出你是认真的以及你忘记那帮杂碎差点核平曼哈顿?这两层含义


“对,好吧。”Tony承认道,“不过你的护盾还只是个概念。没人比我更懂武器了。你知不知道我有一次还做出来过一种声波装置,能让人瘫痪20分钟而且不留后遗症?把它挂载到一个高功率扩音器上,然后,好吧……另外,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总归还可以让JARVIS伸个懒腰。世界清静了。”


“那你就会变成世界公敌?”


“我不会。我们已经掌控了媒体,而且利用它获得了大众的支持。他们都明白不能和我们作对。不过万一要真没成,那好,我确实会。都是为了你,Bruce?全都是为了你。”


“还是觉得希望渺小。哪怕有SHIELD站在我们这边。”Bruce叹道。


“你觉得SHIELD会站在我们这边?”


Bruce翻了个白眼:“当然啦。他们知道我们是唯一能看懂你写的那些面条式代码【注】——”



【译注:面条式代码(Spaghetti code),指一个代码的控制结构复杂、混乱而难以理解。程序的流向就像意大利面一样扭曲纠结。面条式代码的产生有许多原因,例如没有经验的程序员,及已经过长期频繁修改的复杂程序。结构化程序设计可避免面条式代码的出现。】



“才是面条式代码。我从没写过任何一段在我自己眼里不是一目了然的程序,哪怕是我又醉又嗨的时候!”


“如果,仅有的能看懂的两个人同时也是彻底改写了科学的两个分支的人,并且其中一人还是亲眼看着另一人写下来的,这就叫面条式代码。”


“爱死你承认自己有多才华横溢时的感觉了。”Tony笑道。


Bruce回了他一个纵容的笑容:“不过没错,SHIELD会站在你这边。从Fury的角度而言,他要么得把宝压在技术衰败的旧世界上,然后在你把他的天空母舰当皮球踢的时候被钉上耻辱柱;要么可以欣然接纳通往未来的道路并且成为拯救和平与爱的新世界的英雄。”


“你终于理解了。”Tony笑起来。


“看来你对这个计划早就深思熟虑。”


“我说过我要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不属于我的东西怎么送?”


“你知道的吧,我之前从没把那句话当真。”


“你现在也没。”


“我现在也没。”这是实话,因为无论发生什么,Bruce都信任Tony。对于自己、对于Hulk、对于世界。绝并不真是这种态度。

莲玖-Frankenstein:

有生之年……不管游走在哪个圈,都能看见F太太的美图且都是本命,合十。

La Note Bleue:

学生他爹。

吓到摔手机